落实《职教20条》的10个难点、10条

编辑:dd时间:2019-07-05 21:52点击:

经过5—10年左右时间,职业教育基本完成由举办为主向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由追求规模扩张向提高质量转变,由参照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变。

难在:“由参照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变”是一场职业教育大,但现有的制度、思维、教师、政策跟不上。

只有把“双师型”教师定位于“同时具备专业教学能力与专业岗位能力”,才符合国务院“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的要求,定义才算到位。

原文:把握好正确的方向,按照“管好两端、规范中间、书证融通、办学多元”的原则,严把教学标准和毕业学生质量标准两个关口。

难在:毕业学生质量标准至少应校内学习质量和毕业后的就业质量。就业质量应包括6个指标:初次就业率、专业对口率、稳定就业率、收入水平、用人单位满意度、毕业生就业满意度。

原文:按照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的要求,完善中等、高等职业学校设置标准,规范职业院校设置。

难在:真正按“三个对接”重新制定中等、高等职业学校设置标准阻力大,尤其是在设置标准中明确“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的阻力会更大。

原文:启动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鼓励职业院校学生在获得学历证书的同时,积极取得多类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基本认识一:1+X证书制度=学历证书+职业资格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这实际上是国家早就要求实行的“双证书”制度。

基本认识二:1+X证书的“X”证书是否考取,、学校并无硬性要求,由学生“自主选择”。换言之:职业院校的学历证书=动作;职业院校的X证书=自选动作。

基本认识三:1+X证书的“X”要求因缺乏适当而不符合技术技能培养规律——学生在校期间,学好一个专业已是不容易。学有余力的前提下,再学一门与本专业相关或相近专业更不容易。“X”的提法虽只“鼓励”、由学生“自主选择”,但,这种导向势必产生影响,对稳定和规范培训市场、评价市场不利。

难在:“1”学历证书的硬性和“X证书”的自主选择可能引导学校走以学历为特色,以升学为导向,培养学历人才道而使这一政策或瘫痪市场或难以持续。

原文: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质十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提高生源质量,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入学方式和学习方式 。

“取消高职招收中职毕业生比例,允许符合高考报名条件的往届中职毕业生参加高职院校单独考试招生。

原文:以学习者的职业、技术技能水平和就业质量,以及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水平为核心,建立职业教育质量评价体系 。

难在:“学习者的职业、技术技能水平和就业质量”三类指标难以确定和难以落地,尤其是“就业质量”6个指标(初次就业率、专业对口率、稳定就业率、收入水平、用人单位满意度、毕业生就业满意度)。

难在:职业教育质量评价主体——第三方评价机构与被评价院校之间存在的经济利益“纽带”无法割断而可能影响评价效果。

1.能够依据国家有关法规和职业标准、教学标准完成的职业技能培训,要更多通过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以下简称培训评价组织)等参与实施 。

2.培训评价组织应对接职业标准,与国际先进标准接轨,按有关开发职业技能等级标准,负责实施职业技能考核、评价和证书发放。

基本认识一:《方案》赋予这个“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的功能多:可以组织职业培训,可以组织职业技能考核评价,可以组织开发职业标准,可以组织发放证书。

(1)“培训”是提高受训者技术能力及与之相关的知识、素养水平,“评价”是鉴定受训者技术能力及与之相关的知识、素养水平。

(2)受“培训”而合格者,发给培训合格证书;被“评价”而合格者,发给职业资格证书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5)培训与评价,不仅是两个不同的业务环节,也是两个不同的工作体系,还是两个不同的实体市场。

基本认识三:“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把“培训”与“评价”合二而一。理论上看,颇有道理。因为二者业务相连,人员相通,情况熟悉。实践中看,存在风险。因为无论培训,抑或评价,均有不菲的利益黏连。为了利益,一些机构和人很可能“异化”“培训”与“评价”的规律性关系。一旦如此,那么,评价与培训的“指挥与被指挥关系”可能变成“我怎么训,你就怎么评”的关系;“检测与被检测关系”也可能变成“简单检测,都得过关”的结果。

因此,凡一个机构内包括培训、评价两个功能的,都应注意处理好“指挥与被指挥”、“检测与被检测”的关系问题,否则,会乱。

基本认识四:社会培训机构和技能评价机构在实践中自然形成“培”与“考”的环节区分。“考培分离”自然会增加运行成本,但那是避免作弊,评价质量的重要方式。我国许多地区的实践和多年的教训证明:“考培不分离”≈“培用两张皮”!

难在: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在实施过程中可能因存在考培不分离、培用两张皮问题而难以持续。(完)

经过5—10年左右时间,职业教育基本完成由举办为主向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由追求规模扩张向提高质量转变,由参照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变。

2.以“三个对接”(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为主要标准、主要依据、主要指标考核地方主管部门。确保实践证明有问题的办学模式5—10年左右时间完成转变。

1.按照“同时具备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能力的教师”要求,对已被统计为“双师型”教师的教师,重新确认。

2.按国务院“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的要求,明确“双师型”教师“对接教学”的能力要求,引导专业教师开展“对接教学”。

(1)本人2002年从局机关到深圳技师学院工作,2004年开始,学校实行“双师型”教师制度。明确既有职称,又有职业资格者为“双师型”教师。

(2)“双师型”教师分三类:准双师型()——助理职称+高级技工职业资格;双师型(二级)——+技师;双高师型(一级)——高级(副教授)职称+高级技师资格。

(3)“双师型”教师比非“双师型”教师付出更多。按照多劳多得、激励先进的原则,明确“双师型”教师的课酬高于非双师型教师:准双师型课酬系数高出0.3;双师型课酬高出0.4;双高师型高出0.5。

把握好正确的方向,按照“管好两端、规范中间 、书证融通、办学多元”的原则 ,严把教学标准和毕业学生质量标准两个关口 。

1.评价一个学校毕业学生质量的标准指标可以有学校办学水平的和学生学业水平的,但60%以上的指标应该指向学生毕业后的就业状况。因为衡量一个学校办学质量好与否,校内指标的力远逊于校外毕业生就业状况的指标。

2.按以下6个指标考核每个院校的毕业生质量:初次就业率、专业对口率、稳定就业率、收入水平、用人单位满意度、毕业生就业满意度。

其中,设置专业对口就业率、稳定就业率两个指标的政策依据是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发〔2014〕19号):“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毕业证书与职业资格证书对接,职业教育与终身学习对接”中的第一个对接。

按照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的要求,完善中等、高等职业学校设置标准,规范职业院校设置。

1.按照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的要求,重新制定《中等职业学校设置标准》、《高等职业学校设置标准》;《中等职业学校评估标准》、《高等职业学校评估标准》。把职业院校转变正的职业院校,把职业教育开展成名副其实的职业教育。

2. 特别重视第三个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大力推行以“对接教学”为核心的学模式。把是否推行“对接教学”作为考核学校教学工作的一个重要指标。把是否拥有“对接教学”能力作为考核“双师型”教师的一个重要内容。

启动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鼓励职业院校学生在获得学历证书的同时,积极取得多类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1.妥善处理1+X证书制度与“双证书”制度关系。明确公布1+X证书制度与职业资格证书制度的异同。

3.1+X证书制度试点与国家资历框架体系建设有关。国家资历框架体系应包括学历、职称、职业技能三个子体系。职业技能子体系包括三类评价:准入类职业资格、水平评价类职业技能等级、企业自评类职业技能等级。真正的“X证书制度”应该涉及三类评价和三类管理:

★水平评价类职业技能等级评价。这类评价由牵头制定评价标准;实行备案、目录管理和信用管理;评价主体依据评价标准实施评价;按给予政策资金支持。

★企业自评类职业技能等级评价。这类评价实行“谁需要,谁评价,谁发证,谁兑现待遇”的办法。不享受政策资金支持,不纳入服务管理体系,但须依法律法规接受监管。

4.依据《职业教育法》和《》,“1”的学历证书对高中毕业、中技毕业入读技师学院的学生一视同仁,让各类职业院校学生享受公平的学习+学历待遇。

建立“ 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质十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提高生源质量,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入学方式和学习方式 。

1.设置货真价实的职业技能“门槛”。采取有效措施,纠正职教高考低“门槛”、无“门槛”,缺乏存在价值的问题。

2.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比例:文化素质40%左右,职业技能60%左右。职业技能考核必须在实训场地按“应会”要求完成操作。

3.考试方式。探索多元化考试方式。如,参考门驾照考试方式,线上线下相结合考试方式,高技能人才确认入学方式等。

4.把高级技工学校、技师学院高级技工班和预备教师(技师)班招生纳入职教高考平台,实施各类职业院校招生资格公平的政策。

加快推进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建设,从2019年开始,探索建立职业教育个人学习账号,实现学习可追溯、可查询、可转换。有序开展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所体现的学习的认定、积累和转换,为技术技能人才持续成长拓宽通道。

1.“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所体现的学习的认定、积累和转换”工作充分考虑“学分项目的安排”、“项目学分的”、“学分互认与替代”三项基础性政策的制定。

2.防范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贯通互认的风险。本人除参与制定本校全日制教育和非全日制教育两类学分制文件外,还先后参加深圳市、广东省、人社部弹性学制、学分制管理办法文件的制订。结合当前全国职业教育、技工教育的现状,我感到:对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职业教育个人学习账号+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贯通互认制度的推进,既要充满信心,大胆推进,也要有风险防范意识。

风险性表现之一:由于学分项目安排、项目学分、学分互认与替代、学分折算、学分转换等相关政策设计必然存在的价值取向问题,学分政策和制度运行过程中可能出现模糊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性、权威性或淡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严肃性、重要性的风险;

风险性表现之二:由于管理部门利益选择或两类证书贯通互认之间客观存在利益因素等影响,可能出现松、虚、浅、假、骗等风险。

3.技工院校高级技工班学生,学业合格达到毕业水平且获得高级技工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者,可通过学分转换,获大专毕业证书。

4.技工院校预备技师(技师)班学生,学业合格达到毕业水平且获得技师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者,可通过学分转换,获本科毕业证书。

各级部门要深化“放管服”,加快推进职能转变,由注重“办”职业教育向“管理与服务”过渡。主要负责规划战略、制定政策、依法依规监管。

1.简政放权类内容的政策供给。即向职业院校放权。把国务院《决定》(国发〔2014〕19号)要求下放给职业院校的“专业设置和调整、人事管理、教师评聘、收入分配”四项办学自主权落实。

2.资金扶持类内容的政策供给。地方教育、人社、财政等部门出台专业建设层面的促进政策,设立专项经费,用于专业的带头人培养、课程、“双师型”教师培训、实训条件改善、生师比优化、职业素养培育等业务开展。

3.“破壁”贯通类内容的政策供给。“破壁”,即导致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不平衡、不充分的制度性壁垒、结构性障碍、短视性政策,畅通相关资源渠道。

4.质量评价类内容的政策供给。地方教育、人社、财政等部门从培育院校办学质量第三方机构评价队伍和监督第三方机构评价质量两个角度入手,构建新时代职业院校专业建设质量第三方机构评价机制,组织、监管专业建设质量评价。定期将评价结果向全社会公布。

以学习者的职业、技术技能水平和就业质量,以及产教融合 、校企合作水平为核心,建立职业教育质量评价体系 。

1.斩断第三方评价机构与被评价机构,特别是与职业院校之间的经济利益“纽带”。所有的职业教育质量评价均由采取购买评价服务的方式进行。

1.能够依据国家有关法规和职业标准、教学标准完成的职业技能培训,要更多通过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 织(以下简称培训评价组织)等参与实施 。

2.培训评价组织应对接职业标准,与国际先进标准接轨,按有关开发职业技能等级标准,负责实施职业技能考核、评价和证书发放。

(1)培训、评价,虽然彼此之间存在业务的关联,但更存在区别,更需要制约。从管理的角度看,培训重要,评价更重要。

(2)培训、评价,不仅是不同环节的两项业务,需要发放两种不同的证书,实施两种不同的管理,也是两个不同的工作体系,还是两个不同的实体市场。

(4)站在既要培育两个市场,又要规范两个市场的高度,提供并适时改进针对性与有效性相结合的政策供给。

2.地方部门以培育、规范两个市场的高阶站位,妥善处理“考培分离”,确保培训效果和评价质量。可有两种办法:

(1)自己培训的人员培训合格,若要考取职业资格证书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的,应被安排到另一家技能评价机构去考核,以防止作弊,考出真实水平。

(2)场地、设备、工位、交通等原因,无法安排去另一家技能评价机构考核的,可以在本校、本所接受考核,但考评员必须是其他单位的。本校、本所的教师、考评员必须回避。

3.地方部门建立针对培训评价组织的诚信培训、诚信评价信息系统,用失信联合“利剑”,营造诚信培训、诚信评价的工作氛围和市场,以诚信培训、诚信评价助提培训质量、评价质量,换取企业信任和技术技能人才证书与待遇对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