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长大了?也许你的性知识课程还处于幼儿园小小班

编辑:dd时间:2019-10-24 18:33点击:

去年4月,发表评论《“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赞扬一套名为《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的教材,消除了家长和老师在给孩子们解说性时的尴尬。这间接说明了性教育面临的羞涩:能不谈就不谈。

对此,大三在读的色阿深以为然,但她的抉择很“石破天惊”,她选择在深圳创办了一所青少年性教育机构“莓辣”,当CEO,带领大家开诚布公地谈论“性”。莓辣成长很迅速,至今已举办超60场“青少年同伴性教育”,并与深圳疾控中心展开了合作。其中,色阿主讲了40多场。

性贯穿人的一生,从儿童、青春期,到成年、中年,甚至老年人”。色阿说,性教育的普及也贯穿人的一生。7月末,WhatYouNeed联合莓辣,在天河CBD的珠江城大厦举办了一场“给成年人补课的性教育”。你以为你长大了?也许,你的性知识程度还处于“幼儿园小小班”。

“青少年性/性的比例超过35%,其中有近80%,在此前没有接受过性教育”色阿刚抛出一连串“扎心”的数字,不少粉丝开始掏出手机拍照。她说,正因如此,她们不知如何应对,也不知如何预防。

这是色阿接触性教育的根源,因为她就曾深受其害。高一那年,色阿在校外狂的性,她很困惑,“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遇到这类事情要怎么做”。回到学校,色阿向一位室友说起这件事,却未料对方竟哭了起来。细问下才知道,原来她也有过类似,在公车上被所谓的“顶族”。

更让色阿惊讶的是,她尝试着将自己的告诉所有认识的女生朋友,得到的回馈竟然是,“有1/4的女生都过不同程度的性或性”。她们有被保安门卫抚摸过的,有被亲戚猥亵过的,甚至还有遭受亲生父亲的。“大家说出来似乎就找到了解决方案,因为只要说出来,大家就会好受很多,这是一个心理援助的过程。”

可是,并人都像色阿敢于对外倾诉。上,她分享了“如果遇到性侵应该怎么办”的话题,其中,“身边人向你倾诉遭受性侵的经历或感受,你知道如何回应吗”作为性话题,给大家在入场前投票。结果显示,选择知道和不知道的人数几近持平。

“者有罪论是对者极大的二次”,色阿说,意识到者所经历的痛苦,倾听者的诉说才是一种有效的安慰方式。她举例称,“你为什么没有?”“都过去了,忘了吧!”“开心起来吧,生活还要继续”,这些都是禁忌的回应方式。“你没有错,错的是施害者”“你的价值不会因此有任何损失”等等,才更有力量。

在谈及避孕权时,色阿分享了一段经历。一次在举办性教育过后,一个女生粉丝加了色阿性教育团队的微信。有一个周末,这个女生向色阿的性教育团队咨询,说她前一天晚上和男朋友发生了性关系,但没有戴安全套,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尽管避孕方式已经在性教育里说过一遍,色阿和团队里的小伙伴还是重新向她讲述了一遍事后的避孕方式:尽快买紧急避孕药,在发生性行为72小时之内服用。除此之外还嘱咐,之后采取避孕方式,要么用短效避孕药,要么就用安全套。“她非常感谢,跟我们说了超多谢谢”,色阿说。

结果三个月之后,女生又来咨询色阿,问题竟然和上次一模一样。这让色阿有点困惑,尽管上一次解答的聊天记录就在这次聊天内容前边,色阿还是给她重新讲了一遍事后的避孕方法,并特地录了一段教学视频,告诉她安全套的使用方法。女生再次表达了感谢。

又过了三个月,女生依旧来咨询了同样的问题。色阿对她的情况感到疑惑不解,就询问女生和她男朋友的情况。她说自己和男朋友是异国恋。三个月后,女生还是咨询了色阿同样的问题。最后一次咨询,女生直接打了电话,因为那时她已经过了发生性行为之后的72小时。色阿陪她去买了验孕棒。

这一次的经历让色阿开始反思,为什么在上讲过,私下又反复讲过的避孕知识,大家还是无法好好实践。尽管每一次发生之后来咨询,那个女生都非常焦虑。“很多人没有办法好好避孕,不是因为不知道避孕方式,其实是不知道自己应该主导避孕权”,色阿如是说。避孕权是偏向于女性的,应该由女性来主导。获得优先权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责任。

色阿嘱咐在场的女性观众:“怀孕这个事情只会发生在女性身上,所以生育的各种危害只发生在女性身上,希望大家能够对自己的身体更加负责,好好主导本来就偏向于属于女性的避孕权。”

“同性恋是艾滋高危人群吗?”这是莓辣设置的另一个性投票话题,也是95后粉丝禾青曾经思考过的话题。从开场前的投票情况来看,现场观众选择“是”与“不是”的数量也不相上下。

这让禾青很不理解,“之前我就知道,同性恋是艾滋高危人群的说法肯定是不对的”,她曾试图去纠正持这一观念的朋友,但一直找不到有力的理由。因为她收集到的“”太“冗长”,“首先同性恋分为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有研究表明,女同性恋通过发生性关系感染艾滋病的可能几乎为零,这与艾滋病的方式有关”。不仅如此,她还深究过一些报告,就男同性恋而言,“的艾滋病毒活性比较高,结构比较脆弱,如果他们进行无套性行为,其中一方是HIV感染者,才会有较高的感染率”。

但没人愿意听禾青义正言辞地解释这一大串信息。当色阿在上云淡风轻地给出答案,“没有高危人群,只有高危行为”,禾青豁然开朗,色阿接着还说,“无套性行为就是高危性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