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高赞:有文化的人到底有多「可怕」?

编辑:dd时间:2020-09-22 12:08点击:

蓬门今始为君开,你如果和我想到一处,我的电脑,我电脑里承载的我的思想,将毫无保留地对你敞开。

话说魏文侯的长子名叫「击」,按照礼法应被立为太子,但是魏文侯不大看得上这个儿子,于是在他未成年的时候就把他封到中山去了。

三年后,中山君派赵仓唐去给老爹请安,顺便打探一下政治风向,没想到这家伙一努力超额完成了任务。

领导把脸一沉,老赵才解释道:「您已经把我的主人封为中山君了,却还在我的面前直呼其名,于礼我是没办法回答的。」

翻译一下,鸟儿飞落北边的树林,我却想起久违的人,心里郁闷啊心里郁闷,究竟是为了什么,你才把我忘记了我的国君。(这首诗原本是写女子思念丈夫的)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这几句就比较有名了,简单翻译就是:我心里郁闷,走路都不稳,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了解我的人还以为我有多大的贪心呢。我的天呐,说谁谁知道!

于是,魏文侯将自己的一套衣服交给赵仓唐,要求他必须在天亮鸡鸣之前交给中山君。

老赵这时候很生气,因为一宿没睡,刚到站又要往回返,这不是折腾他吗?所以他说:「人家没让你去。」

中山君:「没文化,真可怕。你看这衣服是颠倒来放的,衣在下,裳在上,又要你在鸡鸣前拿给我,这分明用的是『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某次跟我妈去喝她同事的喜酒,期间同桌有个不认识的大婶是推销保健品的,把她的产品吹的神乎其神。

然后同桌还有个干瘦的大爷,给他倒酒的时候,他说他身体不好,婉拒了。大婶一听更来劲了,一刻也不停地安利。

那个大爷也只是默默地听,然后开口问了句,你们这个保健品的治疗机制是什么……

大婶一下子懵逼了,然后憋了半天开始转移话题,说这是中药材,说什么我家某某亲戚也是吃这个的,原来就和植物人差不多了,现在都能打军体拳了什么的。

大爷打断了她的话,把心脏病和高血压的治病机制和现在主流的治疗手段都大致说了一下。最后对大婶的保健品成分质疑。然后桌子就安静了,大婶终于安静吃饭了。

后来新郎新娘敬酒的时候才知道,那个大爷就是新娘大学期间的导师,做的课题就是心血管方面……

热心的程序员小张在火车站帮助了一名乘客,没想到竟然被那位乘客带进了传销组织的「包围圈」。

「到了目的地,一下子出现了十多个人,把我身上的手机等东西全部抢走了,还限制人身自由,关在一处平房内。」小张说。

传销组织控制了小张,为避免小张长时间不回单位引发怀疑,还胁迫小张给单位项目组同事打了两次电话:

第一次提出因返程车票紧张需晚归几日;第二次直接提出辞职申请。这些「异常电话」让同事摸不着头脑。

知道自己只能智取,在与传销组织「谈心」过程中,小张有意透露自己是程序员,表示自己还有项目上的事要与公司交接。

手机被开了免提,电话怎么打、打给谁,至关重要。小张思忖了半天,决定拨给项目组年纪最大、思维最敏捷的同事老喻(化名)。

老喻回忆,当时小张提到,项目里有一个测试类软件可能会影响生产系统,代码路径为:srcordercenterservice 的一个类 testjs,其中还提及「控制类」字样。

但实际上该代码早已上线,代码正确路径也不同,而且测试类软件不会影响生产系统。但是警惕的老喻没有揭穿,很配合地回答:

管理团队接获信息后,迅速组织相关人员详细梳理事件完整经过,经多位同事综合分析推测,最终识别出首字母组合「SOS」为求救信号,小张可能已经处于被传销组织控制状态。

很快,老喻给小张回拨电话,又传递出一串代码,其中含有「6」,并且着重提到「转换」这个字眼。小张说,编程用的是二进制,数字 6 转换成二级制就是「110」,公司收到信息了!小张燃起了希望。